華盛論文網

浮針治療面神經麻痹的研究進展

來源:華盛論文網 發表時間:2021-12-06 16:39 隸屬于:醫學論文 瀏覽次數:

摘要 面癱俗稱吊線風或口僻.中醫認為,面癱的主要病因是氣血不足,脈絡空虛,風邪乘虛而入。患者正氣不足,絡脈空虛,衛表失和,故外邪乘虛入中面部經絡,致面部氣血痹阻,經筋功能失調,

  面癱俗稱"吊線風"或"口僻".中醫認為,面癱的主要病因是氣血不足,脈絡空虛,風邪乘虛而入。患者正氣不足,絡脈空虛,衛表失和,故外邪乘虛入中面部經絡,致面部氣血痹阻,經筋功能失調,筋肉失養,發為面癱。現代醫學認為,面癱是由面部解剖結構莖乳孔的內面神經發生非特異性炎癥而引起。該病臨床癥狀表現為患側額紋及鼻唇溝不可見或變淺,口眼斜,眼瞼閉合障礙,蹙額鼓腮示齒力減弱或消失等,單雙側面部肌肉群功能失調。流行病學研究顯示,該病的發病不受年齡限制,常見于30~45歲人群[1,2].部分患者預后不良,長期遺留面部疼痛與畸形[3,4].近年來隨著治療手段和方式的不斷創新,浮針作為一種新型的治療方法,在臨床上起到了顯著的治療效果。

浮針治療面神經麻痹的研究進展

  浮針治療以能量代謝危機學說[5]為理論基礎。面癱患者由于面神經受壓,出現面神經水腫和面部肌肉缺血等病理變化,長時間面神經壓迫狀態致運動終板釋放大量乙酰膽堿,運動終板處肌肉處于持續收縮狀態,形成筋膜觸發點(MTrP)[6],同時由于MTrP長期處于缺血缺氧狀態,并且刺激組織釋放5-羥色胺,緩激肽、前列腺素等代謝物質,使肌肉呈持續收縮緊張的狀態[7],故現代浮針醫學認為改善面部患肌缺血缺氧狀態、滅活筋膜觸發點為治療面癱的關鍵。符仲華認為,患肌是指人體排除中樞性疾病因素,放松時全部或部分處于高度緊張狀態的肌肉,其與MTrP密切相關[8].MTrP是一個在骨骼肌上能夠引起疼痛的位置,以一定力度向該位置施加壓力可引起局部及遠處的疼痛,且這個位置通常可以觸摸到一個拉緊狀態的緊張帶和條索樣結節[9],即觸診"患肌"時手下感到的緊僵硬滑狀態。MTrP分為活化觸發點和隱性觸發點,活化觸發點主要表現為自發性的局部或遠處牽涉痛。隱性觸發點在觸診患肌時一般不出現壓痛反應,但在特定條件刺激下可轉化為活化觸發點而出現疼痛癥狀[10],這為學者尋找"患肌"提供了理論依據。

  浮針醫學發明之初,符仲華教授受傳統針灸學腕踝針皮下進針法的啟發,以傳統針灸學中的毛刺、浮刺等刺法為依據進行皮下淺刺取得很好的效果,經過數10年各方面不斷地積累和完善,在針刺用具、手法等方面已趨向成熟[11].該療法在治療面神經麻痹上具有見效迅速、療效持久、風險低等優勢,現就近20年浮針治療面神經麻痹的臨床研究文獻進行概述。

  1 浮針治療面神經麻痹的臨床應用

  1.1 單純浮針治療

  近年來,浮針治療疼痛性疾病的研究較多,且證實該法有著比較確切的臨床療效[12].相比較浮針治療疼痛來講,浮針治療面神經麻痹疾病,更多的是通過掃散動作對皮下疏松結締組織進行牽拉以產生生物電效應,改變病變部位的離子通道,從而有效改善患處肌肉組織血供不足和失養狀態,其目的是改善面部肌肉群功能,消除肌肉痿廢不用的狀態。劉軍[13]采用攢竹透魚腰、顴髎透地倉和頰車透地倉、陽白透絲竹空交替浮針透刺久留針治療頑固性面神經麻痹37例,結果顯示治愈22例,顯效9例,有效4例,無效2例,總有效率為94.59%.李之霞[14]應用浮針治療面癱患者34例,結果顯示痊愈32例,顯效1例,好轉1例,痊愈率為94.12%.上述兩篇文獻時間較早,治療手法尚不成熟,觀察指標相對單一;在進針點選擇方面,均選擇傳統腧穴作為進針點。姜雪梅等[11]對浮針治療面神經麻痹的常用進針點進行了初步總結,總結出的5個常用進針點(手三里、頰車、頭維、攢竹上方、肩井下方),均在傳統經穴上或其附近,分析其機制,認為相關肌肉分布和十二經脈循行路線十分類似,通過掃散動作牽拉肌外膜繼而增加肌細胞活性,增加面部肌肉群的功能。孫定炯[15]認為無論是MTrP還是經絡理論均以消滅患肌作為其治療目標,二者有相似之處。因此,如何將MTrP和經絡穴位理論完美融合,也是日后浮針發展研究的一個方向。

  1.2 浮針結合再灌注活動

  治療符仲華教授發明再灌注活動的靈感源于針灸治療中的運動針法或灸法,如董氏奇穴中的"動氣針法""運動按灸法"等,其主要在應用針刺或艾灸治療的同時通過活動與疾病相關聯的肌肉,從而達到引導經氣、活血舒筋通絡的目的[16,17].受此啟發,在針刺過程中通過醫者的幫助使患者患處肌肉進行被動運動,患者也可自己配合反復活動患處的相關肌肉,通過反復收縮和放松患肌,繼而改善患肌的血液循環,達到松解患處周圍肌肉的目的,這些再灌注活動配合浮針治療,有利于缺血組織的血流再灌注,從而改善肌肉的缺血缺氧狀態,達到松解患肌的目的[18].秦赫等[19]通過觸摸患者頭頸部位肌肉確定患肌,分別于上斜方肌、斜角肌、胸鎖乳突肌及二腹肌處穴位進針,做扇形掃散同時行3次以下的再灌注活動,30 min后癥狀仍在則再次反復查找患肌治療,隔日治療,共3~36次,治療后27例頑固性周圍性面癱患者的總有效率為70.37%,提示浮針療法治療病程為2個月以上的周圍性面癱具有很好的療效。吳金建等[20]將60例頑固性周圍性面癱患者隨機分為兩組,對照組選擇浮針配合面部主動再灌注活動行常規針刺治療,治療組先于患側顳部或頰車穴附近向額頭或口角方向進針,后分為兩次將針尖調整為上迎香、迎香和外眼角方向進行掃散配合相應肌肉主動再灌注活動,治療1個療程后結果顯示治療組總有效率為93.3%,高于對照組的76.7%(P<0.05),且治療組Sunnybrook面神經評定系統評分高于對照組(P<0.05)。

  1.3 浮針結合西藥治療

  西醫治療面神經麻痹的方法主要是應用糖皮質激素、抗病毒藥物、營養神經藥物等,針對急性期及病情較輕者有較好的效果,對于病情嚴重及處于恢復期者無明顯效果[21].楊江霞[22]將80例急性期(發病在3d以內)面神經炎患者隨機分為兩組,對照組在基礎治療上行常規針刺與浮針結合再灌注治療,浮針組根據MTrP位置在胸鎖乳突肌胸骨段、鎖骨段或下頜角下0.5~1.0cm處選擇2~3個點向耳垂方向進針,并配合面部主動再灌注活動,結果顯示治療組痊愈率高于對照組,且急性伴隨癥狀體征評分及面神經功能恢復評分均低于對照組(P<0.05)。王小寅等[23]用浮針療法配合營養神經口服藥物治療周圍性面癱,以單純藥物治療(甲鈷胺片)為對照,結果顯示浮針療法結合西藥治療周圍性面癱效果突出,該法是對浮針療法適應證的一種重要補充。

  1.4 浮針聯合針刺治療

  針灸治療面神經麻痹歷史悠久,有確切療效[24].劉思[25]采用浮針聯合針刺治療周圍性面癱恢復期患者,將患者隨機分為治療組和對照組,每組30例,對照組選擇陽白、四白、顴髎、頰車等面部腧穴和足陽明經穴進行針刺,治療組在對照組基礎上聯合浮針治療,5次為1個療程,共治療2個療程,治療結束后,治療組面部神經功能評分、臨床愈顯率和總有效率均高于對照組(P<0.01),且治療組H-B面神經分級變化較對照組明顯(P<0.05)。

  1.5 浮針聯合中藥治療

  廖志英等[26]采用浮針療法聯合中藥濕熱敷治療周圍性面神經麻痹,將防風、僵蠶、川芎等中藥置于棉袋中煮沸后,在合適溫度時外敷于患側面部,以促進藥物有效成分吸收通過,浮針療法改善局部血運、促進炎癥和水腫吸收,以傳統針刺配合電針治療作為對照組,結果發現在治療效果和改善患者生活質量方面效果均優于對照組(P<0.05)。朱宏勛[27]通過加減浮針聯合牽正散口服治療面神經麻痹35例,發現單純內服中藥效果慢、時間長,與浮針療法聯合應用優勢互補,治療效果顯著,治愈率高。

  1.6 浮針聯合其他療法治療

  許廣喜等[28]采用浮針行罐治療中重度周圍性面神經麻痹患者,治療組(120例)采用浮針結合面部行罐治療2~4個療程,對照組(123例)給予維生素B1、B12肌內注射及強的松、阿昔洛韋口服治療,治療后治療組總有效率為97.5%,高于對照組為93.5%(P<0.05);治療組面神經功能分級情況優于對照組(P<0.05)。楊歡等[29]結合浮針、針刺、熱敏灸等多種方法治療頑固性雙側面癱1例,三診后患者接近痊愈,效果良好。

  2 小結

  浮針療法受傳統針灸學啟發,以肌筋膜理論為基礎,將中醫的皮部理論、近治原理[30]與現代醫學的液晶態理論和機械負荷理論等相結合[31],通過對MTrP附近的皮下疏松結締組織進行掃散及再灌注操作,達到消除患肌、恢復患處肌肉群功能的目的。因其作用部位為皮下淺筋膜層,操作相對安全,不易對周圍血管或神經造成損傷,且能較有效地改善面神經麻痹患者面部表情肌活動障礙等癥狀,近年來在臨床治療中被廣泛應用。目前,浮針治療面神經麻痹等非痛性疾病還存在一些不足:(1)對浮針療法的作用機制以肌筋膜學說為主,但對其具體機制及其與經絡穴位理論的關系仍缺乏系統的闡述。(2)臨床研究中結局指標多為主觀療效評價,缺乏客觀的理化指標分析,如治療前后進行面神經肌電圖檢查等,導致研究結果質量不高。(3)對于浮針的具體操作目前尚無統一的標準,如MTrP的選擇、掃散的頻率及時間、留置軟管時間等,使各研究之間進行科學統計分析的難度較大。(4)臨床病例研究的樣本量較少,仍需要大樣本研究。因此,今后對于面神經麻痹相關的臨床研究應完善相關治療作用機制,規范其療效評價,增加客觀理化指標,推進浮針療法的操作標準化,加大隨機對照試驗樣本量,從而完善浮針治療對面神經麻痹的作用機制研究及療效評價。

  參考文獻

  [1]PRASAD S,VISHWAS KV,PEDAPROLU S,et al.Facial nerve paralysis in acute suppurative otitis media-management[J] Indian J Otolaryngol Head Neck Surg,2017,69(1):58-61 .

  [2]DE DIEGO-SASTRE J 1,PRIM-ESPADA M P,FERNNDEZ-GARCA F.The epidemiology of Bell's palsy[J].Rev Neurol,2005, 41(5):287-29

  《浮針治療面神經麻痹的研究進展》來源:《中國民間療法》,作者:孫曉偉; 李若冰; 李百韜

轉載請注明來自:http://www.bjsstd.com/hrlwfw/hryxlw/17430.html

聲明:《浮針治療面神經麻痹的研究進展》
水果视频app下载_水果视频黄软件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