職稱論文在哪里發表好,怎么寫?[咨詢編輯部]_免費職稱論文范文下載-華盛論文網

功能性消化不良與情志因素相關性的中醫研究進展

來源:華盛論文網 發表時間:2021-06-24 08:58 隸屬于:醫學論文 瀏覽次數:

摘要 功能性消化不良(functionaldyspepsia,FD)是指病程超過6個月,近3個月有上腹疼痛或燒灼感、餐后飽脹感、早飽感等癥狀,且未發現能夠解釋其臨床癥狀的結構組織異常或生化異常的疾病。該

  功能性消化不良(functionaldyspepsia,FD)是指病程超過6個月,近3個月有上腹疼痛或燒灼感、餐后飽脹感、早飽感等癥狀,且未發現能夠解釋其臨床癥狀的結構組織異常或生化異常的疾病。該病是典型的身心疾病,全球發病率為5%~11%[1]。目前FD的發病機制尚未得到完全統一,但隨著臨床研究的不斷深入,眾多學者認識到胃腸動力障礙、內臟高敏感、胃酸、幽門螺桿菌(HP)感染、精神心理因素等參與其發病,其中精神心理因素與其密切相關。該病易受社會環境、不良生活事件及個性特征的影響[2]。有研究發現,不明原因的消化不良患者精神疾患的發生率較高,其中有80%的FD患者存在精神異常[3]。臨床上FD患者精神心理異常以焦慮、抑郁較為多見,有學者觀察172例FD患者的焦慮和抑郁情況,結果發現伴有焦慮的FD發生率為27.9%,伴有抑郁的FD發生率為48.3%[4-5]。本文結合有關文獻,探討功能性消化不良與情志因素的相關性,現綜述如下。

功能性消化不良與情志因素相關性的中醫研究進展

  1FD與情志因素聯系的理論基礎

  FD屬中醫“胃脘痛”“痞滿”“嘈雜”等范疇。中醫認為,情志因素在脾胃病的發生、發展、變化的過程中占據重要地位,這一點在很多古代醫籍中都有論述。如《壽世保元•氣郁》言:“治男子、婦人一切氣不和,多因憂愁思慮,怒氣傷神……使抑郁之氣留滯不散……致心胸痞悶,脅肋虛張,噎塞不通,噫氣吞酸,嘔噦惡心……飲食減少,日漸羸瘦。”說明情志不遂會擾亂人體正常氣機,影響脾胃運化,從而引發一系列消化不良的癥狀。李杲在《脾胃論》中也說明了情志刺激對脾胃病的影響,如“因喜怒憂恐,損耗元氣,資助心火,火與元氣不兩立,火勝則乘其土位,此所以病也”,指出情志過極會損傷脾胃之氣,從而導致脾胃病發生。《景岳全書•痞滿》言:“怒氣暴傷,肝氣未平而痞。”情志失調,暴怒傷肝,肝氣郁結,侵犯脾土,脾運失常,升降失司,致胃氣停滯于中焦而成痞滿。

  2FD與情志因素聯系的病因病機分析

  古代中醫學者對FD的病因病機未形成統一的認識,但多數醫家認為該病的發生主要與感受外邪、飲食不節、情志不遂、勞倦過度等相關,其中情志不遂最為常見。該病病位主要在胃,涉及心、肝、脾三臟,《素問•五行運大論》記載“喜傷心”“怒傷肝”“思傷脾”,認識到情志因素的異常可直接損傷心、肝、脾等臟腑,所以這三者是相互聯系、相互影響的。《素問•靈蘭秘典論》謂:“心者,君主之官,神明出焉。”心藏神,主神志,即心可調控人的思維、意識、情志等精神活動,協調各臟腑功能。心在志為喜,適度喜樂能夠使心氣調暢,營衛和調,對心主血脈的功能有利,但喜樂過極會使心氣渙散不收,影響心神活動,致使心緒不寧、精神難以集中,甚至精神失常。另外,心為神明之主,過喜能使心神受傷,其他五志過度同樣也會影響心神活動,正如張景岳在《類經》所言:“情志之傷,雖五臟各有所屬,然求其所由,則無不從心而發。”五臟的病變是互相影響的。從五行相生關系方面分析,心屬火為母,脾屬土為主,母病及子,故心病易傳脾,從而出現胃脘脹滿、食欲不振、心悸、面色萎黃等心脾兩虛的表現。肝主疏泄,具有疏通氣機、調暢氣血的作用,能夠促進和協調脾胃運化功能,使脾胃之氣的升降運動穩定有序。肝氣暢達,氣血運行和順,精神愉悅,情志活動正常。若肝疏泄不及,氣機不暢,則出現郁悶寡歡、多疑善慮、噯氣、嘆息等癥狀;若疏泄太過,氣機逆亂,則出現易怒煩躁、亢奮激動、妄言失志等癥狀。肝在志為怒,怒志是人體在受到外界因素刺激時產生的一種情感變化,一定限度內的感情宣泄能夠維持機體正常的生理、心理平衡,但怒志太過或郁怒不解會對機體造成不良的刺激。怒傷肝,可影響肝的疏泄功能,導致脾胃升降失常,若肝氣乘脾,故又可影響脾氣升清,則出現頭暈、腹脹、便溏癥狀;若肝氣犯胃,影響胃氣降濁,則出現脘脹納呆、噯氣、嘔吐癥狀。另外,從五行生克關系方面分析,肝屬木,脾屬土,情志抑郁,木氣郁結,失于疏泄,木不疏土,導致木旺乘土,影響脾胃的運化功能,可出現脘腹脹痛、胸脅苦滿、噯腐吞酸、不思飲食等癥狀。正如《醫學求是》言:“木郁不達,風木沖擊而賊脾土,則痛于臍下。”《素問•六節藏象論》云:“氣和而生,津液相成,神乃自生。”脾主運化,脾在胃的配合下將飲食物轉變為精微物質,并將其吸收、運送到全身各處。實邪內阻困脾或脾胃虛弱,脾胃健運失司,可影響消化和吸收功能,出現腹脹、食欲減退、倦怠乏力等癥狀。脾在志為思,思是人體意識思維活動的一種狀態。一般情況下,正常的思考是認識事物、處理問題所必需的,不會對人體產生不良刺激,但思慮太過或謀慮不當,會使脾胃之氣停滯于中焦,壅滯不行,脾運不健,水谷不化,可出現胃脘脹滿、痞結疼痛、胃納呆滯等癥狀。《靈樞•本神》言:“愁憂者,氣閉塞而不行。”思慮過度,甚至空有幻想,使得脾胃氣機阻滯,脾胃功能失常,健運失職,進而妨礙肝的疏泄功能,即“土侮木”,而肝病可以傳脾,即“木乘土”,又可反過來加重脾胃病的癥狀,出現食欲下降、脘腹脹悶、噯氣、呃逆等癥狀,也就是“土壅木郁”。現代中醫學者也認識到FD的發生與心、肝、脾、胃等臟腑關系密切。張照蘭認為,FD的基本病位在胃,與肝、脾的關系密切,病機總屬肝脾失調,基本病機特點以肝郁氣滯為本,脾胃升降失常為標[6]。丁霞認為,情志失調是FD發病與復發的主要原因,情志因素與肝臟的疏泄失常密切相關,故臨證可從肝論治,調肝以暢情志[7]。熊文生認為,FD病位在胃,涉及肝、脾,因情志不暢出現的FD,必須通過疏肝來恢復脾胃的運化功能[8]。羅宏偉認為,FD的病位在胃,與肝密切相關,主要病機為情志抑郁,肝氣不暢,木郁乘土,脾胃升降失調[9]。王晶[10]認為,部分FD患者伴有焦慮、抑郁癥狀,肝氣郁結日久可乘脾土,應重視肝對脾胃疾病的影響,對于FD伴有情志異常主張從心、脾、肝三臟入手治療。

  3治療方面

  目前,西醫治療FD尚未發現明確的特效方案,臨床上通常以促進胃腸動力、抑酸護胃、抗HP、助消化等對癥治療為主,對于伴有情志異常的FD患者給予適當的精神心理治療,包括心理干預治療和抗焦慮、抑郁藥物治療。西醫在該病治療上方法較為局限,藥物作用靶點單一,治療效果不確切,病情易復發,且藥物不良反應較大,嚴重影響患者的生活質量。中醫學者對FD的治療有各自的觀點,但都基于辨證論治的基礎上,臨床上常見的治療方法包括內服經方、自擬方、中成藥等,經過臨床驗證具有良好的療效,體現了中醫藥治療的獨特優勢[11-14]。FD以情志不遂為常見病因,故治療FD可以考慮從調暢情志方面入手。王晶[10]采用枳實消痞丸聯合黃芪建中湯治療伴焦慮狀態的FD患者(脾虛氣滯證),發現該法能有效改善焦慮狀態,提高患者生活質量,臨床療效顯著。何玲等[15]選擇加味四逆散治療伴有焦慮/抑郁狀態的餐后不適綜合征患者,結果發現該法在改善臨床癥狀和焦慮/抑郁狀態等方面優于單純用莫沙必利治療。李曉瑛等[16]采用丹梔逍遙散合四磨湯治療肝郁化火、脾虛氣滯型FD伴焦慮抑郁患者,結果顯示該法可改善臨床狀態,緩解焦慮、抑郁癥狀,提高胃排空率。祁正亮等[17]在西藥常規治療基礎上給予欣胃湯加減治療FD,結果顯示該法可改善消化道癥狀,緩解焦慮、抑郁狀態,且不良反應發生率低。

  4小結

  綜上可見,FD發病與情志因素密切相關,臨床醫生在診療的過程中應多注意患者情志的變化,重視對患者的健康教育,幫助患者調整心態,正確認識并科學應對FD,提高患者戰勝該病、克服情志障礙的自信心,引導患者進行身心調養。中醫藥治療FD具有方法多樣、療效佳、不良反應少、復發率低、明顯提高患者生活質量等優點,具有獨特的治療優勢,但仍存在一些不足之處:①各醫家對FD的認識不一,對該病的病因病機、辨證分型未達到統一,難以建立規范、合理的治療方案。②中醫的辨證論治具有比較大的主觀性,醫者多根據自身的臨床經驗,缺少統一的量化標準。③療效的評定多受患者的主觀感受所影響,缺少客觀評定標準。④目前臨床研究所報道的病例數較少,缺少說服性,仍需要大量的病例數據積累。因此,臨床今后需進一步加強研究,爭取早日擬定FD的中醫診斷標準和療效評定標準,以便中醫藥更好地服務臨床,發揮中醫治療特色。

  《功能性消化不良與情志因素相關性的中醫研究進展》來源:《中國民間療法》,作者:林如琦 林晴 王文榮

轉載請注明來自:http://www.bjsstd.com/hrlwfw/hryxlw/16630.html

聲明:《功能性消化不良與情志因素相關性的中醫研究進展》
水果视频app下载_水果视频黄软件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