職稱論文在哪里發表好,怎么寫?[咨詢編輯部]_免費職稱論文范文下載-華盛論文網

廣東沿海經濟帶海洋環境與經濟增長的協調關系實證研究

來源:華盛論文網 發表時間:2021-04-09 08:50 隸屬于:社科論文 瀏覽次數:

摘要 沿海地區是城市分布和產業聚集的主要區域,全球近 75%的大城市和超過 70%的工業資本集聚于此[1]。中國沿海地區是改革開放的前沿,在吸引人才、集聚資金和研發技術等方面具有內陸

  沿海地區是城市分布和產業聚集的主要區域,全球近 75%的大城市和超過 70%的工業資本集聚于此[1]。中國沿海地區是改革開放的前沿,在吸引人才、集聚資金和研發技術等方面具有內陸地區無法比擬的優勢。廣東海岸線長度為 4 114.4 km,居全國之首。為充分利用沿海開放優勢和解決區域發展不平衡問題,2017 年廣東省人民政府發布《廣東省沿海經濟帶綜合發展規劃(2017-2030 年)》,將省內 15 個沿海城市及其周邊海域進行統一規劃,組建形成廣東沿海經濟帶;明確指出堅持保護和開發并重,實施陸源污染防治與海洋環境整治并舉,建立陸海環境保護長效機制,推進沿海經濟帶生態文明建設[2]。可見,廣東沿海經濟帶建設十分重視海洋環境保護和治理工作。一方面,廣東沿海經濟帶是廣東新的區域經濟增長極,對經濟增長的要求更高;另一方面,在生態文明理念和海洋環境保護意識日益引起重視的背景下,經濟增長不能以犧牲海洋環境為代價。為此,廣東沿海經濟帶必須實現經濟增長與海洋環境的共生和協調。這就引發現實問題即當前二者能否實現協調發展,同時引發潛在問題即如應如何實現更好的協調發展,這是本研究力圖回答的問題。

廣東沿海經濟帶海洋環境與經濟增長的 協調關系實證研究

  1 研究方法與指標數據

  1.1 研究方法 1.1.1 EKC 曲線 EKC 曲線刻畫環境隨著經濟增長的變化過程,常見趨勢為“倒 U”型[9],在實際發展中也存在線型、“U”型、“N”型和“倒 N”型等多種形式。本研究通過總結現實中可能出現的曲線走向,構建更全面的回歸模型,具體表達式為: t t t t t Y X X X δ 3 3 2 0 1 2 ? ? ? ? ? ? ? ? ? (1)式中:Yt 為海洋環境量化指標,一般以污染物排放量表示;Xt 為經濟增長量化指標,一般以人均 GDP 表示;δt 為隨機誤差項;β 為自變量系數,其取值決定擬合曲線的表現形式(表 1)。

  1.1.2 熵變方程法在經濟增長與海洋環境的協調關系研究中,常用的量化指標為耦合協調度。但耦合協調度主要體現二者的發展水平和差距,而缺少對主體相互增長狀態的刻畫。研究經濟增長與海洋環境協調關系的重點并不在于二者的差距,而在于其相互增長關系。經濟增長與海洋環境協調發展意味著二者相輔相成和共同促進,即經濟高質量發展減少污染排放從而改善生態環境,而環境好轉進一步為經濟增長提供有利保障。因此,本研究選擇更能表現經濟增長與海洋環境動態協調關系的熵變方程法。熵變方程法是用于衡量 2 個系統相關關系的方法[10],表達式為: ΔE(t) = E(t) - E(t - Δt) (2) ΔP(t)= P(t)- P(t- Δt) (3)式中:E(t)和 P(t)分別表示經濟增長水平和海洋環境污染水平;ΔE(t)和 ΔP(t)分別表示經濟增長水平和海洋環境污染水平的變化。

  1.2 指標數據經濟增長量化指標通常選擇人均 GDP。海洋污染的評估相對復雜,如不同形式的污染物排放入海、固體垃圾不容忽視以及廢氣排放促成酸雨間接影響海洋環境。對海洋環境影響最直接的是水體污染,海洋污染有 90%來自水體污染[11]。本研究選取固體廢物、生活污水、工業廢水和工業廢氣等主要海洋污染物排放量,衡量海洋環境中不同來源和不同形態的污染。研究數據采集于歷年《廣東省統計年鑒》。

  2 廣東沿海經濟帶經濟增長與海洋環境狀況

  2.1 經濟發展廣東沿海經濟帶集聚省內超過 80%的人口,GDP 占比超過全省的 95%,是廣東經濟構成的主體區域,也是國內最發達的地區之一。廣東沿海經濟帶經濟發展動力充足:GDP 總量逐年攀升,年均增長率為 8.84%;近期雖面臨經濟轉型壓力,GDP 增速有所下滑,但仍維持在 7%以上水平;人均 GDP 高于國家平均水平,遠超國內其他經濟帶;產業發展處于優化升級的關鍵時期,第一和第二產業占比逐年降低,第三產業占比顯著提升,整體進入后工業化時期;城市發展日新月異,城市規模不斷壯大,城鎮化率逐年上升,城鎮發展水平居于全省甚至全國前列。

  2.2 主要海洋污染物 2006-2017 年廣東沿海經濟帶主要海洋污染物的排放情況如表 3 所示。

  2.2.1 固體廢物廣東沿海經濟帶固體廢物排放量的年均增長率為 8.53%,除 2009 年、2012 年和 2015 年略有減少外,其余年份均有增長。珠三角的固體廢物排放量緩慢增長,年均增長率為 4.85%,相對占比由 2006 年的 79.33%降至 2017 年的 54.46%,其中廣州和深圳排放占比的下降趨勢最明顯,但廣州和東莞的排放量仍很大,占比超過整個經濟帶的 12%。粵東的固體廢物排放量波動增長,年均增長率為 17.37%,相對占比由 2006 年的 6.35%升至 2017 年的 12.28%,其中汕頭和揭陽的排放量較大。粵西的固體廢物排放形勢最為嚴峻,年均增長率為 18.37%,相對占比由 2006 年的 14.32%升至 2017 年的 33.27%,其中湛江和陽江的排放量甚至超過珠三角多數城市。

  2.2.2 生活污水廣東沿海經濟帶生活污水排放量逐年增長,年均增長率為 4.05%。珠三角生活污水排放量的年均增長率為 4.48%,占整個經濟帶的 81.18%,其中廣州的排放量最大且占比最高,深圳、東莞和佛山的排放量占比也很高。粵東生活污水排放量的年均增長率為 3.02%,相對占比由 2006 年的 10.83%降至 2017 年的 9.65%,其中汕頭的排放量最大且增長率很快。粵西生活污水排放量的增長速度最慢,年均增長率為 1.86%,相對占比也逐年下降,排放量由高至低依次為湛江、茂名、陽江。生活污水排放量與人口增長量顯著正相關。從廣東沿海經濟帶生活污水排放量的空間差異來看,珠三角人口分布較密集,且人口流入和增長的速度高于粵東和粵西。因此,珠三角生活污水排放已成為海洋污染的主要來源。

  3 廣東沿海經濟帶海洋環境與經濟增長的 EKC 驗證

  分別構建主要海洋污染物排放量與人均 GDP 的擬合方程,觀察不同曲線的擬合效果,綜合擬合優度、方程顯著性和參數顯著性等回歸指標,選取解釋能力強和參數估計值統計顯著的擬合方程。根據主要海洋污染物的差異,廣東沿海經濟帶海洋環境與經濟增長的 EKC 曲線表現出不同形式,經濟帶內部不同區域的 EKC 曲線也不盡相同(表 4)。

  3.1 廣東沿海經濟帶的 EKC 曲線在廣東沿海經濟帶主要海洋污染物排放量與人均 GDP 的擬合方程中,除工業廢水外,其他方程的擬合優度均超過 95%,表明模型的解釋能力強,F 檢驗和 T 檢驗均統計顯著。(1)固體廢物排放量與人均 GDP 的擬合函數中, 0 ,4 - 12 1 3 0, 2 3 2 ? ? ? ? ? ?對照表 1 可知該函數的擬合圖像為單調遞增的“N”型曲線,雖不存在極值點,但增長速率呈現先緩后急的變化。當人均 GDP 為 69 321.34 元時,固體廢物排放量增速最為平緩,對應年份為 2012 年;2012 年后固體廢物排放量增長速率高于人均 GDP,污染惡化趨勢加劇。(2)生活污水排放量與人均 GDP 的擬合函數中, 0 ,4 12 1 3 0, 2 3 2 ? ? ? ? ? ? ?對照表 1 可知該函數的擬合圖像為“下降-上升-下降”的“倒 N”型曲線,存在 2 個極值點。當人均 GDP 為 28 888.48 元時,生活污水排放量處于極小值點;當人均 GDP 為 89 405.57 元時,生活污水排放量位于極大值點,對應年份為 2016 年;2016 年后生活污水排放量又出現下降趨勢。(3)工業廢水排放量與人均 GDP 的擬合函數中,? 2 ? ? 3 ? 0, ? 1 ? 0,對照表 1 可知該函數的擬合圖像為單調遞減的線型變化,模型參數都具有統計意義。分析顯示,廣東沿海經濟帶工業廢水排放量隨經濟增長呈波動減少趨勢,在第一和第二產業向第三產業成功轉型后,工業廢水污染將進一步緩解。

  3.2 廣東沿海經濟帶內部的 EKC 曲線 3.2.1 珠三角在珠三角主要海洋污染物排放量與人均 GDP 的擬合方程中,除固體廢物和工業廢水外,其他方程的擬合優度都很高。(1)固體廢物排放量與人均 GDP 的擬合函數中,? 3 ? 0, ? 2 ? 0,對照表 1 可知該函數的擬合圖像為“上升-下降”的“倒 U”型曲線,并以人均 GDP 為 98 362.07 元為拐點。當人均 GDP 為 98 362.07 元時,固體廢物排放量增速最高,對應年份為 2012 年;2012 年后經濟發展模式的轉變促使固體廢物排放量減少。(2)生活污水排放量與人均 GDP 的擬合函數中, 0 ,4 12 1 3 0, 2 3 2 ? ? ? ? ? ? ?對照表 1 可知該函數的擬合圖像為“下降-上升-下降”的“倒 N”型曲線,存在 2 個極值點。當人均 GDP 為 46 968.24 元時,生活污水排放量處于極小值點,對應年份為 2006 年;當人均 GDP 為 118 249.15 元時,生活污水排放量處于極大值點,對應年份為 2016 年;2016 年后生活污水排放量隨經濟增長而有所回落。(3)工業廢水排放量與人均 GDP 的擬合函數中,? 2 ? ? 3 ? 0, ? 1 ? 0,對照表 1 可知該函數的擬合圖像為單調遞減的線型變化,變量間存在負相關關系,即工業廢水排放量隨著經濟增長而有所減少。

  3.2.2 粵東在粵東主要海洋污染物排放量與人均 GDP 的擬合方程中,除工業廢水外,其他方程的擬合優度都很高。(1)固體廢物排放量與人均 GDP 的擬合函數中,? 3 ? 0, ? 2 ? 0,對照表 1 可知該函數的擬合圖像為“上升-下降”的“倒 U”型曲線,并以人均 GDP 為 34 898.75 元為拐點。當人均 GDP 為 34 898.75 元時,固體廢物排放量增速最高,對應年份為 2017 年;2017 年后固體廢物排放量有減少趨勢。(2)生活污水排放量與人均 GDP 的擬合函數中, 0 ,4 12 1 3 0, 2 3 2 ? ? ? ? ? ? ?對照表 1 可知該函數的擬合圖像為單調遞增的“N”型曲線,雖不存在極值點,但增長速率呈現先緩后急的變化。當人均 GDP 為 25 483.60 元時,生活污水排放量增速最高,對應年份為 2014 年;2014 年后生活污水排放量增速降至最低后又開始回升。

  3.2.3 粵西粵西主要海洋污染物排放量與人均 GDP 擬合方程的解釋能力極強,擬合優度超過 80%。(1)固體廢物排放量與人均 GDP 的擬合函數中, 0 ,4 - 12 1 3 0, 2 3 2 ? ? ? ? ? ?對照表 1 可知該函數的擬合圖像為單調遞增的“N”型曲線,雖不存在極值點,但增長速率呈現先緩后急的變化。當人均 GDP 為 26 628.35 元時,固體廢物排放量增速最低,對應年份為 2011 年;2011 年后固體廢物排放量增速有所提高,污染不斷加劇。(2)生活污水排放量與人均 GDP 的擬合函數中, 0 ,4 - 12 1 3 0, 2 3 2 ? ? ? ? ? ?對照表 1 可知該函數的擬合圖像為單調遞增的“N”型曲線,雖不存在極值點,但增長速率呈現先緩后急的變化。當人均 GDP 為 29 074.89 元時,生活污水排放量增速最低,對應年份為 2012 年;2012 年后曲線斜率明顯增大,表明生活污水排放量增速迅速提高。(3)工業廢水排放量與人均 GDP 的擬合函數中,? 3 ? 0, ? 2 ? 0,對照表 1 可知該函數的擬合圖像為“上升-下降”的“倒 U”型曲線,并以人均 GDP 為 20 419.10 元為拐點。當人均 GDP 為 20 419.10 元時,工業廢水排放量增速最高,對應年份為 2010 年;2010 年后工業廢水排放量有所回落。

  3.3 廣東沿海經濟帶 EKC 曲線的差異實證結果顯示,根據主要海洋污染物排放量和地區的不同,廣東沿海經濟帶的 EKC 曲線表現出差異性。海洋污染物影響的差異在于固體污染和氣體污染的惡化趨勢越來越明顯,水體污染雖有所控制但排放總量仍很大。長期以來,水體污染一直被視為海洋污染的主要來源,海洋環境保護政策法規多偏重于控制污水排放,從而抑制水體污染的惡化趨勢。污水排放對海洋環境的影響極大,然而卻不能忽視固體污染和氣體污染的危害。今后應加強海洋環境質量監控與評估,對不同來源的污染物制定具有針對性的限制措施和治理辦法。

  4 廣東沿海經濟帶海洋環境與經濟增長的協調關系

  采用熵變方程法處理經濟增長和海洋環境指標,根據廣東沿海經濟帶的發展實際,取 ?=7%以及 Δt=1。將計算結果與耦合坐標圖(圖 1)對照,可觀察廣東沿海經濟帶經濟增長與海洋環境的協調發展動態(表 5)。

  多年來,廣東沿海經濟帶經濟增長與海洋環境位于耦合坐標圖的第一象限,ΔE(t)和ΔP(t) 的平均值分別為 0.272 4 和 0.208 5,處于嚴重不協調狀態。原因在于廣東沿海經濟帶城市重工業和加工制造業的分布過于集中,產生大量工業污染物,污染物過度排放加劇海洋環境的惡化,造成經濟增長與海洋環境的關系極度失調。《廣東省“十二五”主要污染物總量減排實施方案》的發布和實施有效遏制海洋污染物排放和緩解海洋環境壓力,使 2012 年出現優質協調局面。

  5 結語

  本研究基于環境庫茨涅茲理論構建廣東沿海經濟帶海洋環境與經濟增長的擬合模型,并運用熵變方程法刻畫二者的協調關系。研究結果表明:①廣東沿海經濟帶在第二和第三產業的主導帶動下實現經濟高速增長,然而海洋污染物排放量也逐年增加。其中,珠三角經濟發展水平最高,但海洋環境污染最為嚴重;粵東和粵西的經濟實力不及珠三角,但海洋污染物排放量也顯著增長。②因主要海洋污染物類別和地區存在差異,廣東沿海經濟帶海洋環境與經濟增長的 EKC 曲線呈現線型、“倒 U”型、“N”型和“倒 N”型等不同形式;總體來看,廣東沿海經濟帶海洋污染綜合水平與人均 GDP 的擬合曲線為單調遞增的線型,表明海洋環境惡化形勢不斷加劇。③廣東沿海經濟帶經濟增長與海洋環境處于嚴重不協調狀態;珠三角和粵西的經濟增長伴隨著海洋環境質量下降;粵東經濟增長與海洋環境的協調關系有所緩和,在多個年份出現海洋環境隨著經濟增長而好轉的優質協調狀態。

  根據環境庫茨涅茲理論,經濟與環境最終趨向良性發展,但這一結果實現的前提是具備強有力的環境保護規制。廣東沿海經濟帶海洋環境與經濟增長的擬合曲線并不完全為“倒 U” 型,表明海洋環境與經濟增長的協調機制還不成熟,亟須從法律法規、行政機制和經濟調控空 3 個層面同時發力,不斷協調經濟與環境的關系。①完善海洋環境保護法律體系,提高政策法規權威性,健全地方生態環保制度。將海洋污染物排放總量控制納入環保立法,規定排污控制的具體標準和實施辦法。②建立可持續的協同發展行政機制。建立省級綜合管理機構,提出切實可行的協同發展目標和實施計劃;成員城市安排有關部門積極協調配合,下設子部門負責具體落實,確保省級規劃在市級層面的順利推進。③充分發揮經濟調控的作用。通過確定排污權初始配給方案和市場價格,形成排污權市場交易常態化運行機制,不僅可提高企業污染排放成本從而限制各類海洋污染物排放,而且能將排污權交易的收益用于海洋環境治理和修復,在促進經濟增長與海洋環境協調發展中發揮海洋生態補償機制的作用。

  參考文獻

  [1] 黃靖,相偉.新時期遼寧省沿海地區產業定位研究[J].資源科學,2008(9):1343-1348.

  [2] 廣東省人民政府.廣東省人民政府關于印發廣東省沿海經濟帶綜合發展規劃(2017-2030 年)的通知 [EB/OL].http://www.gd.gov.cn/gkmlpt/content/0/146/post_146463.html,2019-12-28.

  [3] 付秀梅,王娜,項堯堯,等.海洋經濟增長與環境污染水平關系的實證分析[J].中國漁業經濟,2016,34(5):85-90.

  [4] 王諾,李慧,盧月,等.渤海沿岸地區經濟發展與入海排污量關系研究[J].海洋湖沼通報,2016(5):28-36.

  [5] 李佳桐,俞花美,葛成軍.基于 EKC 對海南省經濟發展與近海污染的關系研究[J].特區經濟,2016(10):23-25.

  《廣東沿海經濟帶海洋環境與經濟增長的協調關系實證研究》來源:《海洋開發與管理》,作者:張玉強,李民梁

轉載請注明來自:http://www.bjsstd.com/hrlwfw/hrsklw/16274.html

聲明:《廣東沿海經濟帶海洋環境與經濟增長的協調關系實證研究》
水果视频app下载_水果视频黄软件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