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盛論文網

山西省煤電產業可持續發展路徑探析

來源:華盛論文網 發表時間:2021-12-10 09:06 隸屬于:工業論文 瀏覽次數:

摘要 山西省內的礦產資源非常豐富,素有煤鄉之名。煤炭資源是山西省的寶貴財富,是山西省能源產業發展的良好基礎,也給山西省經濟發展帶來希望。煤炭除了是重要的能源資源外,還有著另外

  山西省內的礦產資源非常豐富,素有“煤鄉”之名。煤炭資源是山西省的寶貴財富,是山西省能源產業發展的良好基礎,也給山西省經濟發展帶來希望。煤炭除了是重要的能源資源外,還有著另外一重身份,作為重要的碳材料資源,它為山西未來新興產業的發展提供了充足的保障[1,2,3]。山西省煤電產業的可持續發展,必須在煤炭為基礎的前提下,開展多維度創新發展。爭取發展形成以煤為主,多元化清潔能源并存的能源結構,將山西省的煤電產業由單一向多維度轉變。

山西省煤電產業可持續發展路徑探析

  1、 山西省煤電產業存在的問題和機遇

  隨著我國邁向現代化強國進程不斷加快,能源消耗增長速度也十分驚人,出于對國家能源安全的考慮和減少碳排放的環保指標,我國對煤炭的需求持續下降[4]。山西省作為煤炭開采大省暴露出一些嚴重的能源發展問題的同時也在新形勢下出現了新的機遇[5]。

  1.1、 山西省煤電產業發展所存在的問題

  由于國家能源產業發展規劃、逐漸加大的環保力度,以及煤炭產能過剩的現狀,煤炭價格低位運行已成常態。不僅僅是化石能源,山西省其他能源產業也面臨著許多困難和問題。

  1.1.1、 煤炭企業經營難度增大

  1)企業融資困難。

  企業融資的渠道一般來自兩個方面,一個是銀行,另一個是社會資金。煤炭企業屬于高危行業,除了規模較大的企業之外,銀行貸款這樣的常規融資手段難度很大,企業很少能得到預期內的貸款額度,對于煤炭這樣的重資產企業,額度太少的融資常常于事無補。而近些年煤炭行業的不景氣和政府政策的不穩定性讓社會資金對煤炭項目也敬而遠之。

  2)企業負擔過重。

  煤炭企業相較于普通生產企業還有一些特殊支出。如煤礦安全投入,塌陷補償,矸石回填,環境治理等費用。除此之外,煤炭企業所繳納的稅種也比普通企業多,各種稅費占了煤炭開采總成本的40%[6]。

  3)行業內競爭加劇。

  由于國家新能源戰略的部署,煤炭需求逐年減少,進口煤炭又有著一定的價格優勢,加劇了國內市場的激烈競爭。

  1.1.2、 新能源產業比重不足

  盡管新能源產業包括了很多方向,但由于自然和社會條件的限制,很多產業并不適合山西省深入發展。如山西屬于典型的內陸地區,并未與海接壤,所以無法有效利用潮汐能。山西省內可以較大規模發展的新能源主要包括風電、太陽能以及氫能。與全國新能源發展的情況相比,山西省的風電裝機和太陽能裝機總量分別占全國的5.2%和2.6%[7,8]。

  1.1.3、 能源技術急待提高

  隨著化石能源在未來能源結構的比重逐漸下降,煤炭產業必須在解決綠色采礦技術的同時,提高煤炭開采率和資源利用率。新能源產業的發展同樣面臨自己的問題,如能源轉換效率的提升,儲能技術的提升等。

  1.2、 山西省煤電產業所遇到的機遇

  山西省能源產業轉型是符合國家發展戰略的,是關乎山西省轉型發展的關鍵一步。2020年12月21日,國務院新聞辦公室發布《新時代的中國能源發展》白皮書,提出要建設多元清潔的能源供應體系。結合國家提出的碳中和目標,山西省委提出“四為四高兩同步”總體思路和要求,并且明確指出新的發展方向,即在“六新”上發力,爭取早日取得重大突破。近年來,山西省委立足發展大局,做出打造標志性、引領性產業集群的重大戰略部署,加快重點產業創新生態構建。

  2、 山西省煤電產業的重要探索實踐

  2.1 、山西省煤電企業重組實踐

  2020年山西省對省屬煤炭企業進行了大的組織結構調整,這是山西省政府對全省打造能源革命試點,為改變能源產業發展困境做出的重要嘗試。此次調整,涉及山西省同煤、焦煤、晉煤、晉能、潞安、陽煤及山煤七大省屬重點煤企,調整完成之后煤炭行業整合為晉能控股和焦煤集團兩大煤炭集團,如圖1所示。

  山西省完成省屬煤炭企業重組后,省內能源產業分工更加明確。山西能源產業按照產業方向分為焦煤、動力煤、新材料、燃氣、煤化工等五大產業集群。這次的能源改革,在整合山西省能源資源的同時,減少了以往煤炭行業激烈的同質化競爭,并且精準化了煤炭產業鏈的分工。以燃氣為例,從前山西省屬七大煤企都有自己的燃氣板塊業務。除了晉煤集團,其他集團燃氣業務都不太理想,沒有自己的技術,不具備產能優勢,也不屬于主營業務,利潤率低,導致相關的研發投入也低,于是產生了惡性循環。華新燃氣集團的成立,既整合了省屬燃氣企業,也明確了燃氣產業的未來發展。華陽新材料科技集團的成立,更是體現了山西省以固有礦產資源為創新對象做出的巨大努力。晉能控股山西電力股份有限公司的成立,加快了分布式光伏和分散式風電機組的建設,并積極組建智能電網。

  2.2 、企業重組之后組織管理水平的提升

  省屬煤炭企業的重組,極大地避免了省內能源企業的同質化競爭,改善了山西省內能源產業的市場環境。重組后的煤炭企業,在完成山西省煤炭開采總量逐年下降目標的同時,取得了較之前更高效的經濟效益,但同時我們還能看到一些企業急需提升的方面,如傳統組織結構不能很好地為企業服務。為了實現資源整合后效益最大化的目標,重組企業有必要在組織結構上做出一些改革,來提升企業效率。重組之后的企業,在組織管理方面同樣面臨著新的考驗。企業可以運用勒溫模型來對重組之后的組織結構進行調整。庫爾特·勒溫是計劃變革理論的創始人,他提出的“勒溫模型”可以很好地應用在組織變革的實施中。“勒溫模型”分為三個階段來進行管理變革。這三個階段和相關的任務如圖2所示。

  1)“解凍”階段。

  首先進行調研,不僅在企業內部搜集員工們對組織結構的意見,也通過與行業頭部企業的對比來確定企業變革的必要性。然后創造變革的緊迫感,傳遞“為何要變革”的信息。最后打消人們的疑慮,并向員工解釋變革的原因。

  2)“變革”階段。

  首先在整個組織結構升級的過程中保持溝通,說明變革對每個人未來的影響。然后對員工提出的問題進行快速回應,并開誠布公地回答員工的問題,保證在整個完整過程中員工的有效參與,以便于鞏固變革成果。

  3)“再凍結”階段。

  首先給員工提高組織變革的相關信息,提供必要的培訓。然后將變革成果制度化,設立獎勵制度,建立反饋系統,在必要時調整組織結構。

  “解凍”階段已經于重組之前完成,企業處于“變革”階段,要在企業內部進行持續的溝通,及時了解員工的思想變化,了解企業重組后員工們的新訴求。通過細致的溝通工作之后,讓企業盡快進入“再凍結”階段,即時調整組織結構,盡可能地提升組織溝通和執行效率。

  3 、山西省煤電產業的發展

  現代能源是為適應現代社會的需要而設計的,現代能源要求安全、穩定、經濟、清潔。現代能源產業是一個國家在調整國家能源結構過程中,適應國家能源發展方向的能源高效利用生產工業方式。國內現代能源體系構建的相關研究,主要集中在對整個具體實現的路徑探討。吉星等[9]從綠色低碳的角度出發,對能源體系的實現路徑進行探討。依據國內的研究現狀,可以發現從省域層面展開的現代能源體系構建的研究比較少。本文針對山西省“爭做能源排頭兵”的現階段目標,探討構建山西現代能源體系的路徑建設。

  3.1、 發展中的問題

  山西省煤電產業的最大的問題仍然是煤炭在能源結構中占比較高。山西省煤炭消費一直緩慢增長,煤炭開采量常年全國第一。根據下表山西省近幾年煤炭消費情況可以看出,山西省煤炭消耗主要用于發電,冶金等重工業。

  山西省現有的工業企業大多是一些重度消耗煤炭的產業,如冶金、電力等,這些產業依靠山西巨大的煤炭儲備,發展較為迅速,長時間的發展之后導致山西省工業產業結構和能源結構出現了較大的不平衡。經濟發展的慣性導致政府和社會資本對開發新能源熱情不高,即使政府大力引導,結果也不盡如人意[10]。在未來一段時間內,山西省能源消費結構和對煤炭資源過度依賴的局面不會輕易改變,但從長遠來看,山西省能源體系必須進行大的改革,利用現有資源稟賦,積極發展新能源,如右玉縣利用地理優勢,大力發展風力發電[11]。在煤層氣方向,山西已經具有不錯的資源優勢,但是開發技術和開采規模有待提升。

  3.2 、煤電產業發展路徑探析

  3.2.1、 發展煤炭深加工產業

  山西省具有豐富的煤炭資源,因此也是我國重要的能源基地。然而初級的挖掘開采不僅使得煤炭的價值不能得到高效利用,還帶來了生態的破壞,影響了經濟的可持續發展。如何在保障國家能源安全的前提下,盡可能地減少煤炭開采對生態環境的損害,是一個技術難點[12]。

  作為一種常用的化工原料,山西省對煤炭資源的深加工技術并不夠重視,相較于省內巨大的開采規模,對煤炭的加工處理規模明顯較低。如果省內聚集煤炭行業的科研力量,提升煤加工技術,追逐世界一流水準,則可以獲取數倍的價值增值,提升省內經濟的同時,也升級了產業結構[13]。我們可以通過以煤氣化為前提的多維度技術創新,來實現對煤炭資源深度開發。掌握煤氣化合成甲醇,在此基礎上生產乙烯,丙烯等化工產品,構建一大批中大型能源液化、煤電一體化等生態工程,積極參與礦山綠色開采的建設。具體來說,各企業發展煤炭深加工產業應當結合自己已有的基礎,如資源優勢或者技術積累。如在山西省屬能源企業中,潞安化工集團開展生產20萬t/a燃料乙醇項目,由潞安集團與巨鵬生物戰略合作建設,利用潞安煤基合成油有限公司尾廢氣作為原料,采用工業廢氣生物發酵法在常溫常壓條件下,高效、高選擇性快速合成乙醇。

  3.2.2 、可再生能源與化石能源互補發展

  一般人們認為,可再生能源與傳統化石能源二者之間是競爭關系。但是從日積月累的觀察中我們可以發現,如果沒有化石能源的幫助,可再生能源并不能發揮其最大的效率[14]。如煤電機組與分布式風電機組相結合,可以優化電網。水電機組在河流枯水期也需要結合煤電機組來發揮更穩定的作用。本質上來說,二者的結合是將化石能源的穩定性與可再生能源的不穩定性相兼容,將可再生能源的清潔性與化石能源的高污染性做互補[15]。我們要打破傳統觀念的約束,根據區域性發展特點,緊密地將可再生能源與化石能源相結合,而不是單純降低化石能源的產能。在國家提出碳中和碳達峰目標之后,如何減少傳統化石能源的碳排放,也是值得思考的問題。山西是煤炭消耗量較高的省份,因此減少煤炭資源使用是山西省完成碳達峰目標的重要措施之一,其中可再生能源與化石能源互補使用是有效減少煤炭利用的方式[16]。如火力發電中可以先用太陽能將水加熱為低溫水蒸氣,然后再用煤來加熱到渦輪發電機組所需的高溫高壓水蒸氣。將煤與可再生能源結合起來使用,既降低了能源使用的成本,又提升了煤的使用效率,減少了碳排放。

  3.2.3、 建設智能電網

  近年來在山西省電力裝機總量增加的前提下,太陽能發電增長速度最快,其次是風能發電。山西省水電資源開發已經比較成熟,受制于水資源條件,水力發電產能增長速度最慢[17]。在煤炭產能降低的情況下,火力發電產能增長速度依然超過了電力裝機總量的增長速度。這也間接體現了山西省這些年優化煤炭產業結構,提升煤炭質量的努力。也說明作為煤炭資源開采大省,山西省正通過降低煤炭產能,大力開發新能源來完成節能減排目標。為了進一步完成碳中和目標,對山西來說,加快智能電網的建設無疑是十分高效的手段。智能電網可以有效利用各地能源優勢,將各種長距離能源運輸轉化為電能運輸,既提升了電網的使用效率,也減少了能源運輸過程中的損耗和環境污染。電能輸送,作為清潔能源,無論是使用過程還是運輸過程,都體現著環保的特點,除此之外,就華北地區而言,電力輸送能源比煤炭輸送成本更低。

  4 、結論

  本文對山西省煤電產業現狀進行分析,依托“多維度全過程”機制,結合組織管理理論,總結煤電產業可持續發展路徑,并得出以下結論:

  1)政策維度。

  煤電產業可持續發展是符合國家發展戰略的舉措。能源革命對整個世界來說都至關重要,是人類與自然相處,維護生態平衡的必要途徑。山西省積極進行能源革命,不僅是推動省內綠色低碳經濟的發展,也是為全國能源產業的發展做了試點。

  2)產業維度。

  以固有礦產資源為創新對象,加大研發綠色開采技術,煤炭深加工技術等上游產業鏈生產技術,提高能源開采率和資源利用率。合理匹配新能源與傳統化石能源在能源供應中的配比,達到積極引導可再生能源穩步快速發展的目標。

  3)企業維度。

  對重點傳統能源企業進行戰略重組,避免同質化競爭,要進行專業化分工。積極進行能源企業組織結構改革,企業組織結構扁平化改革可以提升信息傳遞效率,去邊界化改革可以弱化等級、部門間的邊界,加強信息交流溝通與合作。還可以通過柔性化改革,增加企業運行的靈活性。

  參考文獻

  [1]劉冬山西新能源產業創新發展路徑研究[J]現代工業經濟和信息化, 2018,8(5):5-6.LIU D Research on new energy industry innovation and development path in Shanxi Province[JI.Modern Industrial Economy and Informationization,2018,(5):5-6.

  [2]邊文越,陳挺,陳曉怡等世界主要發達國家能源政策研究與啟示[J]中國科學院院刊, 2019,34()-488-496 .BIAN W Y,CHEN T,CHEN X Y,et al. Study and enlightenment of energy policies of major developed countries[J] Bulletin of the Chinese Academy of Sciences ,2019,34(4):488-496.

  《山西省煤電產業可持續發展路徑探析》來源:《山西煤炭》,作者:樊園杰,張磊,王浩盛,

轉載請注明來自:http://www.bjsstd.com/hrlwfw/hrgylw/17461.html

聲明:《山西省煤電產業可持續發展路徑探析》
水果视频app下载_水果视频黄软件app